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" /> 2017-2018英超联赛分析
當前位置:首頁 > 他山之石

脆弱的中國首富們

發布時間:2019年08月23日     瀏覽次數:509次

      一、中國的首富們,何其脆弱 

      炎熱的八月,是雷陣雨突如其來的季節。對中國商界來說,這也是充滿不確定的季節。步入 2019,首富們日益忐忑,在懸崖邊緣徘徊。

       1、河南首富朱文臣

       2012、2013年,朱文臣連續兩年以76億和80億財富在胡潤富豪榜上位列河南首富,其手上的上市公司輔仁藥業為河南龍頭藥企,宋河酒業則是當地名酒。

      今年 7 月 26 日,輔仁藥業被證監會立案調查。此前輔仁藥業賬面有 18 億貨幣資金余額,卻拿不出 6000 萬分紅,震驚資本市場——公司未受限金額只剩下 377.87 萬。輔仁集團自身 100% 的股份都被凍結。7月30日,宋河酒業欠款2865萬元未歸還,鄭州中院因朱文臣“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”,將其列為失信被執行人。

       2、云南首富趙興龍

       因“賭石”發家的趙興龍,曾經兩度問鼎云南首富。旗下東方金鈺作為“中國翡翠第一股”,在A股并無對標公司,因而被各路資本瘋狂追捧。從2005年低點到2015年牛市頂點,東方金鈺漲幅60多倍。

       在2017年被認為與“賭神”徐翔暗度陳倉后,東方金鈺股價一路下跌,加上玉石市場不穩定,截至目前公司負債率高達90%,7月29日,東方金鈺公司及全資子公司被債權人申請合并破產重整。

       3、寧波首富熊續強

       熊續強曾是寧波當地數一數二的地產商。他通過股權交易,名下實控3家上市公司。2016年,他帶領銀億集團以120多億元的價格,收購了三家國外汽車零部件制造商——美國的ARC、日本的艾禮富和比利時的邦奇。

       熊續強創造了從成為首富到破產的最快世界紀錄:從2018 年以 295 億元的身家被評為寧波首富,到2019年6月銀億集團及其旗下上市公司ST銀億申請破產重整,僅僅用了 247天。

       作為寧波最大的房地產企業,銀億破產震驚全國。在短短一年的時間里,銀億的市值從 2018 年年中的 400 多億元,縮水至現在的不到 70 億元,跌幅超過 80% 。

       4、青海首富肖永明

       2018年,“鉀肥大王”肖永明家族以210億元財富摘得青海首富。旗下藏格股份主營鉀肥,是國內第二大氯化鉀生產企業;巨龍銅業為肖永明旗下又一重要資產。

       僅過數月,肖永明家族就被爆出債務高達221億元人民幣,一年內到期債務達90億元人民幣。今年6月20日,證監會決定對藏格控股進行立案調查。

       5、山西首富姚俊良

       姚俊良是山西焦炭大王姚巨貨的繼承人,其掌舵的美錦能源集團常年是山西最大民營企業。2006年,美錦能源實現借殼上市。今年發布的新財富500富人榜上,姚俊良家族以102.3億元財富居榜單第231位,蟬聯山西首富。

       2015年,美錦能源虧損3.64億元。為了融資,姚俊良開始質押股票,截至2019年一季度,美錦集團已經質押了99.99%的股票。今年6月,美錦能源董事長姚俊良先后2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,離“老賴”僅一步之遙。

       6、浙江女首富周曉光

      上世紀90年代,周曉光靠義烏一個首飾品攤位起家,10多年前進入房地產行業,打造了當地地標性建筑義烏世貿中心、義烏香格里拉大酒店等項目。周曉光身價一度高達 800 億,成為浙江女首富,其創業故事還被改編為電視劇《雞毛飛上天》。

      2016年,公司成功借殼上市。隨后,她便走上了大舉發債的道路。截至2019年3月22日,新光集團及其合并范圍內子公司未能清償的金融機構債務余額超過122億元,未能清償到期債券的余額103.1億元,兩者合計225億元。2019 年 4 月新光控股和 3 家子公司向法院申請了破產重整。

       二、丈量從首富到“首負”的距離 

       失利不僅是一個結果,還是一個過程。

       在2019年過半的當下,總結諸位首富的至暗時刻,如果用“首富魔咒”的宿命論來解釋,那是敷衍了事。 

       從令人仰望的首富,變成今天的“首負”,并非偶然,有太多值得中國企業家們反思和鏡鑒的地方。國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長劉勝軍在《丈量從首富到首負的距離》一文中,對首富陷入危機的原因進行了深入解讀。

       首先是客觀方面:

       1.次貸危機后,中國經濟步入 “再平衡”、新常態,經濟增速持續放緩。 

       2.中國金融結構不合理,資本市場發展嚴重滯后,導致企業過度依賴債務融資。

       3.不少企業過去的成功靠的是把握先機,成功后熱衷于多元化、追逐概念,并未建立核心競爭力。當高增長的臺風過去,很多 “會飛的豬” 自然跌落。

       4.最近兩年 M2 增速放緩,影子銀行受限,民企融資成本激增,融資難、融資貴問題加劇。

       近年來,國內債券市場信用風險的持續暴露導致銀企關系更加緊張,銀行抽貸、壓貸、斷貸現象更加突出和普遍,導致公司資金鏈中斷,同時也影響了民間投資的積極性。

       當然,再多的客觀原因也只是借口,真正的問題還在于企業自身。

       1.好大喜功是最可怕的心魔

       經濟興衰是有周期的,在下行期,就應該保持好的心態,積蓄力量。

       很多企業家耐不住寂寞和沖動,希望能夠在事業上“開疆拓土”,以世界 500 強為 “奮斗目標”。想干事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人性的弱點之一就是好大喜功。這很容易導致企業盲目擴張、蒙眼狂奔。

       對于寧波銀億而言,2016 年豪擲 120 多億收購了美國 ARC、日本艾禮富和比利時邦奇三家國外汽車零部件制造商,結果賭上了身家性命。

       李嘉誠說,做任何事情先考慮失敗。經營企業和打仗一樣,都是九死一生的事,其實比打仗的勝算還低10倍,因為打仗就是兩方打,不是你勝就是我勝。經營是,你不知道在跟誰打,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。不能總以為成功了就是自己偉大,失敗了都歸于環境。

       企業家的趨利意識總是大于避害意識。主要是存有僥幸心理。賭一把,大不了重新來。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史玉柱的命,很多人出局了就沒法重來了,手里沒牌了,拿什么入局?

       所以先要避害,才能趨利。利沒有了,明天可以再來,“害”卻可能讓企業輸掉老本,徹底出局。

       2.缺乏對現金流重要性的敬畏

       真正決定企業生死的不是凈資產,而是現金流。根據美國合眾銀行(US Bank)的一項研究,82%的企業都因為現金流問題而倒閉。

       在現實世界中,“凈資產” 是一個幻覺。很多企業雖然擁有上百億的凈資產,但依然難以逃脫破產命運。因為在企業面臨危機的時刻,無法變現的資產是沒有意義的。

       尤其是房地產、金融、能源、電信、港口碼頭、航運、糧油加工和蔗糖加工等行業,無一例外的是靠充沛的現金流支撐,加上牌照或者高門檻的競標(比如土地拍賣)圈起來的,只有少數人有資格成為玩家,而且是超級玩家。

       3.堅信自己“大而不倒”

       很多首富們有些“恃寵而驕”,他們認為在當地政企舞臺上,自己是耀眼的經濟支柱、納稅大戶,是各級政府的座上賓,即使“闖了禍”,政府也會出來收拾“爛攤子”。 

        對于這一觀點,馬云在阿里巴巴年會上的一句話作了最好的回應,“這個世界沒有大而不倒的企業,大而不倒只是幻想,只有好而不倒。”

        雖然地方政府出于穩定地方經濟和金融的需要,一般不會對大型企業見死不救。但時過境遷,如今隨著經濟持續下行、去杠桿和淘汰僵尸企業的政策導向,政府不會再是可靠的“救星”。

        4. 缺乏對局勢的清醒認知

        很多企業家依然認為,中國經濟增速放緩是暫時的,只要政府一刺激還會回到過去的好日子。這樣的幻想,是支撐這些企業家 “加杠桿” 的底氣。

       事實上,中國經濟正在經歷從高速度向中高速的高質量發展轉型,這一 L 型增長是基本趨勢,是世界經濟再平衡、中等收入陷阱、中美修昔底德陷阱等多重因素決定的規律使然。

       現在是 “市場出清進行時”,企業對轉型的艱巨性、L型增長的微觀壓力應該有充分的思想準備。瘋狂加杠桿、玩命收購,與大勢相悖,是不會有好結果的。

       以房地產行業為例,商業觀察者秦朔道出了杠桿的危險性,“如果中國的銀行監管部門對首富們的貸款真的逐筆仔細追究,我敢說,條件和用途都合規、不騙貸、不內外勾兌的不會是多數。如果不是房地產價格一直向上攀升,很多瘋狂擴張的首富恐怕已經被過高的負債率‘撐死’。”

       事實上,很多公司始終沒有進入正向的現金流,能夠實現盈利的公司更是寥寥無幾。這是泡沫時代的常態。

       從現實的情況來看,泡沫時代在2018年徹底結束,接下來進入的是一個務實周期。這意味著燒錢不會解決實質性的問題,資本市場也進入寒冬,投資人更加謹慎,融資變得越來越困難。泡沫時代在今天已成歷史,泡沫時代通行的那套法則在今天也已經真的行不通了。

       與過去的方法論徹底告別,才有可能迎接新的時期。這種改變對很多公司來講不亞于是二次創業,甚至相當于重新開始創業。

        三、結語

        這些老一代的首富幼年貧苦,憑借一身青春,在火熱的上世紀90年代,到中流擊水,混出天地。

        打江山易,守江山難,自古以來便如此。但是,難,并不意味著不行。“機會與災難總是相伴而生,有人把機會做成了災難,也有人把災難做成了機會。”

        提速時,自然要奮勇向前,但不能忘記打好底子,夯實基礎,少些浮躁。過度依靠資本游戲,往往難得其終,于己于國均無例外。

        我們不愿猜測,在中國的首富階層中,誰誰的命運會如何?但我們相信,中國企業家的未來一定會更好。正如人類良知和善念的力量,終將大過貪婪、投機和欺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來源:企業經濟論壇會公號

2017-2018英超联赛分析 北单比分直播 吴江股票配资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 重庆快乐10分 什么是etf 福建快3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对股票有什么影响 陕西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买入额什么意思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,今日大盘行情 九达通配资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日本电影一本道人与动物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青海十一选五 北京时时彩